镰锤主义

                  
夏天的飞鸟,飞到我的窗前唱歌,又飞去了。            
秋天的黄叶,它们没有什么可唱,只叹息一声,飞落在那里。     
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.
And yellow leaves of autumn, which have no songs, flutter and fall
there with a sign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世界上的一队小小的漂泊者呀,请留下你们的足印在我的文字里。   
O Troupe of little vagrants of the world, leave your footprints in my words.
               

诸子百家的故事(一)

堆积一点点非常垃圾的诸子百家拟人,应该会有后续(。)

我流墨墨,他是天使!(大声bb)

——————

法:(轻蔑地)你阻止得了一场战争,你能阻止这世间发生的一切争斗吗?你救得了一个人,你能救得了这天下千千万万的平民寒士吗?再说了,那些死去的不过是卑贱的臣子,又有谁在乎?


墨:(淡淡地)我在乎


儒:小时候(春秋战国)总是不得志……被人家连打带踢的赶出来,饿着肚子赶路,已经是常事了……没想到后来……命运这东西,还真是挺神奇的……他们都说我是诸子百家里混的最好的……但不知怎么,即便想起曾经的辉煌,依然觉得胸口堵得慌。


记者:(笑)可是儒先生现在也很红不是吗?都名扬四海了呢!(孔子学院)


儒:(微笑)两千多年前,我是个教书的,现在,我很开心,我还是……本来以为自己脱轨的人生会那样悲惨的方式结束……我很感激,我也会尽自己所能把老祖宗的好东西传承下去……现在也只想祖国强大……别的,都不想要了。


记者: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。


评论(4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