镰锤主义

                  
夏天的飞鸟,飞到我的窗前唱歌,又飞去了。            
秋天的黄叶,它们没有什么可唱,只叹息一声,飞落在那里。     
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.
And yellow leaves of autumn, which have no songs, flutter and fall
there with a sign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世界上的一队小小的漂泊者呀,请留下你们的足印在我的文字里。   
O Troupe of little vagrants of the world, leave your footprints in my words.
               

(搬旧粮)家家有本难念的经


写党拟的想法在脑海中很久了,之所以迟迟未动笔,除了文笔欠佳,还有学业压力。过了这个暑假就是初三了,网也断了,调整心态,进入学习状态无疑是最重要的。感觉所以我顶着压力和认识不全面,文笔欠佳等缺陷开始写党派拟人小说,原因很简单。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所见到的社会越来越趋向于真实,“我到底该过怎样的生活从事怎样的工作才会让我快乐,感到不是虚度光阴?"或许做一些真正自己想做的事,从漫画开始,到深入各国的历史证据,遵从自己的内心,可以帮我解开一些学习和生活中的困扰。
尽管这一直是不务正业,但我还是忍不住拿起笔,那纸上描摹她的样子。他一定是一个女强人吧?高高扎起的长马尾,一定会让人感到她的率真,乐观与坚强,我会忍不住勾起微笑,“又见面了,晓红。”而他喜欢的那个男人呢?墨色短发笼罩着一圈温柔的光晕,深潭般的眸子里盛着脉脉的辉光,看惯了太多人情世故,他早已为自己做好了一张张面具,他有时对人流露出的春暖花开般的笑容,嘴角深处却尽是隆冬。很让人奇怪呢,这两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,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,不是吗?华夏。
孙逸梅,你就像这名字一样,清逸淡雅的梅花,你的笑容静如止水,仿佛是永远留在那个岁月中的剪影,尽管大家都说你与华夏天造地设,但一曲终了,谢了繁华。散场了,一弯浅峡,轻易地便没过了青青的誓言。华湾,你说你从未得到过爱,小小的你早早得见到了这血泪之书,控诉这个世界的阴暗与残酷,生灵涂炭。你想逃离,你开始怀疑一切,你想用你恶劣的笑容和荒唐的行径来作为一个棋子搏取强者的垂怜。你变的不是你不是那个天真烂漫,敢爱敢恨的华湾,我真的不知道,岁月是否会把你重新带回正确的路。
婚姻,不过是一纸协议,签字即可,爱情,燃烧后余留的灰烬,是接踵而至的怀疑与背叛,还是亘古不变的,血浓于水的亲情?岁月荏苒,夫妻是永恒的话题。
或许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,小小的厌恶感就经聚变成了无法弥补的裂缝,而当一切都结束时那一句最刺痛人心的话,“亲爱的,人是会变的。”
有的人在爱情中迷失,在迷茫中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,而有的人在爱情中找回了自我,那一句最释然的话,“亲爱的,这就是生活。”
纵观自己创作人物时的心理历程,从未脱离过“亲情,爱情,生活”这三个主题。在这些融合了很多不同写作风格,模仿借鉴的文章中,你可以看到逗比们让人哭笑不得的神逻辑,也可以看到失去亲人和爱人的痛苦,以及阴阳各一方的绵绵无尽的恨意。我至今没有在其中找到一个完整的自己的东西,我是在别人的灵感之中,不断加入了我的元素,寻找中间夹藏着的我的感情与我的生活,但不管怎样,它经过了我的大脑,不可避免的沾上了我的影子。
自己写过的每一个人都是内心映射出的自己,这的确,所以我可以这样说,不像我的人,我写不好,诸如小绿,我也许连他的名字也没有确定好[现在已经想好了,叫江砂]
我也是一个爱虐的人,这一点不知挨过多少板砖[泪],爱虐的人一般有两种,一种是生活就比较不顺利,爱情也比较坎坷,一种大概就是我这样,没经历过什么大悲大喜,所以比较喜欢独自歪歪吧?
就说这么多了,动笔写党拟的过程,也是我不断在政治立场上追寻客观的过程,我会以不同的角度诠释每个家庭的生活模式,也就是每个国家的社会制度,他们之间的情感,他们之间的分分合合,遗憾或幸福,都是岁月流过这个时代的痕迹,如同鹅卵石静静地躺在奔流不止的溪中。

评论(31)

热度(9)